大明王朝最後一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崇禎為何走向煤山涼亭

首頁 > 歷史 > 資訊正文

大明王朝最後一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崇禎為何走向煤山涼亭

來源:緣佳 釋出時間:2022-06-23 10:00

  【導讀】明萬曆四十四年(1616年)起,明朝和滿清開始戰爭。從1627年崇禎即位到1644年明朝滅亡,老天給了明朝四次機會,可惜崇禎最終選擇了煤山上吊。那麼崇禎皇帝為什麼非要用這種極端的方式來結束自己的生命?難道真沒有其他的出路了嗎?大明王朝最後一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來詳細瞭解下!

  話說崇禎得知李自成即將攻破京師,他帶領一行人急急忙忙地回到御書房,他坐在御案背後的龍座上想立即實施一些對付大順軍的良策,突然,他決定再頒“罪己詔”。不一會和,一篇言辭懇切的“罪己詔”就起草而成。在這份“罪己詔”中,他決定將加派的新舊餉項全部停止,同時又宣佈:除李自成罪在不赦外,其他如牛金星、宋獻策、李巖及喻上猷、劉宗敏等人都是朝廷的重臣,只要他們離開李自成,便能悉赦其罪,官復原職云云。

  崇禎寫完“罪己詔”後,自己大聲地朗讀了一遍,覺得措詞尚可,並叫徐高拿出來讓文臣武將們頒行。然而,徐高看著崇禎如此這般的樣子,好一陣才道:“眼下,大臣們都不願來上朝了,又到哪裡去找得到他們!”崇禎一想也是,只得頹唐地坐在那裡發呆。到這時,李自成對外城的進攻已是越來越緊,一批又一批的小太監不斷來稟報危急的訊息,情急之下,崇禎突然想起,東暖閣裡有一間密室,內藏仙風道人的秘笈,相傳是洪武年間封閉,並規定不到大變之萬不得已決不能開啟。於是,崇禎便十分好奇地當即領著王承恩、徐高等幾位太監來到東暖閣裡,並命令幾個太監將那密室開啟。密室很快即被打開了。只見那洞中除了一個大木櫃外什麼也沒有。櫃子用鐵鎖鎖著,開啟櫃子後,發現在櫃子的上層放著一個錦布包裹的匣子,上面貼著一封箋,寫著:崇禎十七年三月十八日啟。

  崇禎一看,頓時目瞪口呆。他立即又命令找開匣子。匣子很快又被打開了,只見匣子內整齊地放著三卷畫軸,崇禎命人將其一一地展示給自己。第一軸,只見那畫面上全是文武百官,他們全都披頭散髮,手裡抱著官服朝服正在四散逃命;第二軸,畫的是一大隊兵將武臣,他們丟盔棄甲,潰不成軍,正夾在一大隊百姓中間,亦同樣四處亂跑;第三軸,只見畫面上畫著一個身著龍袍的人,披頭散髮,雙腳裸露,狼狽不堪,正在懸樑自盡。崇禎一看這人像,先是一陣狐疑,彷彿在哪裡見過這人似的,便問王承恩道:“王公公,你看這人像誰?”

  其實,幾個太監早已看得明白,這畫像明顯地是畫的崇禎本人,但他們聽了崇禎所言卻只是佯裝不知地面面相覷,王承恩亦是不發一言。見眾人保持沉默,崇禎便命令將畫再拿得近一些。他不看還好,一看頓時便面如死灰,驚訝得說不出話來,他意識到,這正是他本人的寫照。崇禎頓時淚如泉湧,頹唐地倒在了地上。恰在這時,一個小太監又驚魂不已地來到,他一來就哭奏道:“萬歲爺,不好了,外城已破,賊兵已經殺進來了!”

  崇禎坐在地上,沉思良久,默默地止住了眼淚,這時,他似乎變得出奇地鎮靜,他一下從地上站起來,抹了抹眼淚,便在幾位太監攙扶陪伴下回到了御書房。此時,崇禎竟是一點不驚慌,他從御案上拿起硃筆,龍飛鳳舞地寫了最後一道諭旨:諭:成國公朱純臣提督內外諸軍事,夾輔東宮。他命令徐高和小毛子收起這道諭旨,立即出宮去找成國公朱純臣,然後對他們道:“二位公公侍奉朕一場,未曾想竟是此番光景,恐怕只待來日,朕再來嘉謝你們了。”二位一聽便頓時淚如雨下。

  稍頃,崇禎開始交待自己的身後事,對他們道:“二位公公儘可先尋得成國公,若成,你們亦就有了出路,若不成,二位公公儘可自尋出路便是,若有幸得以逃脫性命,還望明年今日,能為朕燒些紙錢,這裡有幾個銀子,二位拿去作點盤纏。”崇禎一邊說,一邊隨手從御案旁的方盒裡拿出一大把銀子分給二人,末了,把手一揚道:“去吧!”徐高和小毛子仍是淚如雨下,不肯離去。小毛子俯跪在地,連連地叩著頭道:“皇上,我們哥兒幾個侍奉皇上多年,皇上對咱做奴才的恩重如山,就讓我們侍奉在身邊吧,危急時亦好有個依靠!”

  崇禎卻十分鎮靜地道:“兩位公公,朕亦是捨不得你們,只是眼下這兵荒馬亂的,朕寫信給成國公的手諭必須得有人送到,你們是朕的心腹之人,就拜託了。”崇禎的話話說來婉轉柔和,言辭甚是懇切。其時,王承恩亦吩咐二人快快去辦正事,否則再晚就來不及了。二人遂終至離去。待二人離去後,崇禎的心裡悶得慌,那種壓抑簡直讓他喘不過氣來,他走出御書房,只聽得那紫禁城外仍不時傳來隆隆的炮聲,不時地,一陣煙霧亦彷彿從頭頂上飄過。崇禎便想要看看究竟。他站在乾清宮的露臺上,突然遠遠地望見了煤山上蒼松翠柏的遠景,於是,他決定到那山上去好好地看一下外城的情形。

  王承恩和三娃子緊隨其後,不聲不響,只是崇禎每每要拾級而上或是要跨過門檻溝坎時,二人才來攙扶一下。就這樣,三人便一前一後或是並排而行,繞過交泰殿、坤寧宮、穿過承天門進入御花園,又繞過欽安殿、堆秀山,走出玄武門,穿過天街,直接往煤山拾級而上。三人情急火燎,氣喘吁吁,終於到達了山頂的一座涼亭旁。遠遠望去,崇禎竟是呆滯惶惑地說不出話來,只聽得整個外城的方圓之內,四處都傳來人喊馬嘶的喧囂聲,人潮湧動,刀兵相交,馬蹄聲碎,呼命喊救,這一切都彷彿匯成了巨大的波濤,滾滾而來。不時地,四周還會響起一陣一陣的炮擊之聲,遠處,竟有幾處冒起了沖天大火,若隱若現地,德勝門、彰儀門、阜城門、西直門等似乎已經掛起了白燈,很顯然,除了內城,整個北京已經是一座不設防的城市了。

  崇禎聽著這不斷湧來的喧囂之聲,目睹著遠處不斷升起的沖天火光,他無力地靠在涼亭的樑柱上,眼淚默默地滾落而下。王承恩和三娃子看著這一切,目睹這一幕,似乎從來也沒有這樣傷心過,那止不住的淚水竟也像斷了線的珍珠灑落下來。二人一邊流著眼淚,一邊默默地攙扶著這已經完全崩潰了的皇上。隔了好陣,王承恩才止住眼淚,無可奈何地柔聲對崇禎道:“皇上,回去吧,快快回去想個辦法才是!”而這時,黑夜早已降臨,遠處的天幕除了那些燃起的火光彷彿墜落的天燈,還不時濺起一些火星外,整個世界似乎都是漆黑的一片。

  這夜,這黑沉沉的夜啊!這黑暗,這淒涼的夜景真讓人喘不過氣來。然而,在這漆黑的暗夜下,這整個世界卻仍然是鬧哄哄的一片嘈雜,那人喊馬嘶之聲,那男女號哭之聲,仍是那麼驚天動地,崇禎彷彿覺得,他腳下的大地在顫抖,在流血,他不禁打了一個又一個寒顫,他的牙齒彷彿凍僵了一般,格登直響。但是,崇禎不能不意識到,一切都大勢已去了。他不能不十分清醒地意識到,走過了漫長的276年的朱明王朝終於走到了盡頭。堂堂的二百餘年的帝王都已如此輕而易舉地落入了李自成的手中,那個十數年來不斷地讓他魂牽夢繞而又心驚膽戰的賊寇的手中。

  他不禁捫心自問,自己自登基以來,勵精圖治,日理萬機,天交五更上朝雷打不動,他多想挽那狂瀾於即倒,然而,他愈是這般嘔心瀝血、瞭然操心,他做的一切卻愈是事與願違,他無論怎樣亦想不到,這惶惶的大廈竟要傾塌在自己的手中。他無論怎樣也想不到,自己的哥哥、先輩們,那樣荒淫無度、驕奢淫逸,朝政荒疏,那煌煌的大廈竟未曾在他們的手中倒下,而自己自繼位以來可說從沒有舒心地過上一天好日子,從沒有放心大膽地睡上一個好覺,那樣精心謀劃,憂心忡忡,為什麼竟會有這樣的結局?這究竟又是為什麼呢?

  他無論怎樣也想不通,十數年來,他一直就在一次又一次地試圖剿滅李自成燃起的烈焰,然而這永遠揮不去的烈焰卻彷彿鬼火一般、野火一樣,愈撲愈熾,而終至燎原之勢,並最終燒燬了這存在了二百餘年的煌煌大廈。李自成,他揚言一個月打到北京,他實實在在地做到了;自己十數年來總在一次次地去剿滅,可每一次彷彿都只不過是火上燒油,這是為什麼?這一切究竟是為什麼?崇禎百思不得其解。他望了望遠處不知什麼時候出現的一顆星星,突然,他似乎明白了些什麼。這或許就是命運吧。這或許就是歷史乾坤的運轉。他似乎明白,自己命中註定要來做這歷史的犧牲,自己命中註定就是這煌煌大廈的祭品。

猜你喜歡
熱門閱讀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