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陸基中段反導攔截試驗成功,意義超過003航母?

首頁 > 軍事 > 資訊正文

中國陸基中段反導攔截試驗成功,意義超過003航母?

來源:娛樂八卦小女子 釋出時間:2022-06-23 09:40

  導讀:據中國國防部報道,6月19日夜,中國在境內進行了一次陸基中段反導攔截技術試驗,此次試驗取得了圓滿成功,並達到了預期目的。儘管這段報道的字數很少,但它卻在瞬間衝上熱搜,其熱度幾乎完全可以和17日的福建艦下水相比,這是因為該試驗本身關乎著中國的戰略安全。

  中國陸基反導測試始於2010年1月11日,而接下來的四次試驗則相繼發生在2013年1月27日、2014年7月23日、2018年2月5日和2021年2月4日,算上今年6月19日,中國在該領域迄今的測試保持了百分百的成功率!同時,這也標誌著中國成為美國以外唯一熟練掌握該技術的國家。

  如果說核武數量/投放技術/突防效率標誌著一個國家的戰略反擊能力,那麼反導技術強弱就標誌著這個國家在可能的核大戰中生存率高低。由於中國在核打擊劍鋒和核防禦盾牌兩大方面同時取得巨大成就,因此面對任何潛在對手的“核訛詐”時,中國都有足夠的底氣做出強硬回應,而對手的原本戰略,也就會歸於破產。

  超級大國的核訛詐,是中國反導保護傘的最大動力

  新中國剛成立,就面對西方的敵視。抗美援朝戰爭中,在志願軍面前屢戰屢敗的“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就向美國國會提議至少多枚原子彈直接攻擊志願軍主力集結點、指揮部和後勤/運兵交通線,甚至由此製造核隔離區。當時已有超過20架攜帶原子彈彈芯的B-29重型轟炸機抵達了關島,而美軍遠端偵察機也已多次入侵中國,核威脅幾乎近在眼前。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海軍極力支援該計劃,但美國國會卻擔心蘇聯會由此介入戰爭進而否定了核打擊決議。數年後東南沿海炮戰時,美軍提出了規模更大的核打擊計劃:率先用核彈攻擊可能被解放軍攻克的金門和馬祖,並在數日內對中國沿海進行核常兼備的飽和打擊,其打擊範圍可能包括中國各大城市!

  如果這樣的局面出現,無疑意味著第三次世界大戰,因此蘇聯也表示如果美國這樣做,西歐甚至美國本土也會遭到蘇聯核武的攻擊。而中國深知,要想避免核威脅,就要自己為自己撐起核保護傘而不能依賴於人。然而就在兩彈一星專案取得很大成就時,美蘇卻同時感到不安,甚至有雙方將領認為兩國應派遣空軍主力聯合打擊中國試驗基地。

  1969年,中蘇兩軍相繼在東北和新疆發生一系列衝突,甚至走到了開戰邊緣。此時以蘇聯國防部長格列奇科元帥為首的一群強硬派甚至叫囂用大量高當量核彈短時間砸向中國各大城市和工業基地,並最終透過消滅中國半數人口來一勞永逸解決中國的挑戰!因此中國在全面備戰備荒的環境下進入一級戰備,而這也是新中國成立後最危險的一次戰備。

  除此以外,連江河日下的英國也曾將核彈秘密運送到新加坡,因為英軍曾計劃在解放軍武力收復香港時主動以核彈進行反擊。據統計,1949年以來中國曾先後遭遇他國近20次核訛詐,因此發展自己的反導體系,也成為解放軍重要的發展方向。

  反洲際導彈的方式有哪些?為何說中段反導最重要?

  核彈最主要的投送載體,就是彈道導彈,而彈道導彈的飛行一般分為三個階段,即上升段(從發射車/核潛艇/發射架到離開大氣層前)、中段(離開大氣層後在該空間內飛向目標)和末段(重返大氣層後並抵達目標區域上空)。因此,反導攔截就此形成了對應的三種方式。

  導彈在上升階段為克服地球引力,發動機推力將會持續提升,因此大量高溫燃氣很容易被察覺,而且此時其速度較低,容易被瞄準。因此美國早在冷戰時就開始佈設大量配備紅外偵測裝置的導彈預警衛星來戒備蘇聯,以便在戰時迅速指引鐳射和其他反導導彈將其摧毀,但導彈攔截會面對利用他國領土的問題,因此實現難度較大,所以美國也希望用鐳射攔截。

  天基鐳射反導是將鐳射發射器部署在地球軌道上自上而下照射起飛的導彈,但軌道過高時鐳射威力不足,過低時對鐳射器的需求量又太高,如果對方導彈在雨霧天發射時,鐳射器的照射效率也會驟降,此外天基鐳射反導的成本太大。使用特種戰飛機和無人機,就需要儘量接近對方發射場,很容易遭到對方戰鬥機的攔截。所以,上升段攔截到目前依舊面臨很大的難題。

  目標導彈在末段飛行時只剩下彈頭,此時它會不斷降低高度,勢能也會轉化為動能,速度逐步提升,直到空氣阻力和重力平衡。此時攔截彈從地面起飛,會迎著彈頭飛行,相對速度極大,所以雖然此時對方彈頭會和空氣摩擦生熱並散發出很大熱量,但依靠紅外製導的末段攔截彈還是容易偏離,這也是薩德、愛國者-3和S-300C等系統面對的共同難點。

  相比而言,洲際導彈在大氣層或更高空間的飛行時長,佔據其飛行的8成左右。相對於末段攔截時容錯率較低、核戰鬥部在本國領空可能帶來汙染、碎片可能帶來威脅等問題,中段攔截就都能避免。但此時對方導彈的助推段發動機已脫離,只剩下彈頭,因此必須大型相控陣雷達才能對其進行探測和跟蹤,如果對方導彈釋放誘餌或機動變軌,那麼攔截難度必然驟增。

  雷達發現目標後,攔截方案則分為天基和陸基兩種。冷戰後期,美國曾提出低軌道大量部署攔截器的天基攔截計劃,即一旦雷達發現目標,那麼這些攔截器就會得到相應的啟用指令,並啟動發動機前往攔截,但該方案的問題在於成本太大。因此中段反導,依舊只能陸基發射陣地或海基宙斯盾戰艦發射的攔截彈。

  攔截彈如果想要準確攔截目標彈頭,不但需要高速,而且發動機關機速度也要快,由此覆蓋更大範圍並達到更大的動能。由於雙方的相對速度極大,因此攔截彈的有效攔截時間極短,因此往往還需要增設多個小型姿態調整發動機,以便使其完成短距離機動。然而儘管中段反導技術門檻依舊很高以至於讓大多數國家望而卻步,但卻已經是目前最有效的攔截方式。

  中國中段反導體系是如何發展起來的?有何絕密王牌?

  1964年2月,毛澤東主席與時任國防部五院副院長的錢學森會談時專門提到了反導問題,並強調中國必須搞出來。不久後,擔任國防科委主任的聶榮臻元帥要求錢學森詳細回憶毛主席談話關於導彈和反導的具體內容,因此錢學森將其整理撰寫後上報給聶榮臻元帥,而毛主席的該指令也被稱為640指令,最終成為新中國反導專案的代號。

  640工程的核心,就是對戰略彈道導彈進行早期預警。到上世紀70年代,中國終於完成了7010大型預警雷達在內的多個大型雷達站,它們不但將探測普通飛機、巡航導彈和戰術彈道導彈,也會監控假想對手的航天器和戰略導彈活動並由此推測其效能。但最主要的,則是在局勢緊張時探測可能來襲的對方戰略導彈進行預警。

  自2017年開始,中國就在內蒙部署了巨型天波雷達,該雷達可搜尋到3000千米外的目標,還能以多機分佈協同干擾和單機大功率兩種模式,直接干擾對方的遠端雷達。而不久前部署在東部沿海的兩座巨型雷達則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導彈預警雷達,其綜合性能已明顯超過了美國的鋪路爪系列。同時,中國的導彈預警衛星數量也得到大幅提升。

  2021年2月4日,中國完成第五次陸基中段反導測試後,國防部官網公開報道此事,中國航天科工集團也發表了報道,並首次公開試驗重要參與單位:航天科工集團第二研究院(主要負責國產地空導彈研發)。此前的2017年,該院曾公開表示其研發的新型空天防禦彈能在數萬米高度攔截以10倍子彈速度飛來的敵方導彈!這一水平,甚至已超過了美國的GMD系統!

  但依靠動能攔截彈和巨型陸基雷達的方式依舊存在不足,因為攔截彈本身的成本就十分可觀,而在大規模核戰中,對方發射的洲際導彈數量會十分龐大,還會得到大量誘餌彈和金屬反射遮蓋物的掩護。因此如果想要在短時間內密集準確地攔截大量核彈頭,就需要發展搭載超大功率鐳射反導系統的天基飛行器。

  目前,中國的鐳射武器已有了極大的成就,而且得益於全新技術,其電源系統的重量和體積也將全面縮小,使其可以滿足天基飛行器搭載需求。如果該系統成功問世,就完全可能在至少上千千米外準確透過高能鐳射發動密集殺傷,對方的誘餌彈頭會全部被毀,其真彈頭也會被瞬間燒穿,進而失去機械和電子效能,最終全部失效。

  超過俄羅斯!中國中段反導技術足以抗衡美國

  俄羅斯所擁有的的核彈數量、大當量核彈水平甚至無人可比,但俄羅斯一直沒能掌握動能攔截彈技術,因此即便俄羅斯擁有沃羅涅日-DM系列這樣的新型超級戰略預警雷達,但中段反導技術卻一直沒有真正完善起來。以服役多年的A-135反導系統為例,它使用的彈頭為戰術熱核彈頭,因此對精確制導要求很低,打擊理念明顯不同於動能攔截彈。

  2014年,俄羅斯的A-235反導系統完成了試射,其發射的升級版53T6M反導攔截彈配備了新型發動機,內部電子系統也徹底更新,飛行速度和射程也明顯提升。最主要的是,它不再依靠戰術核彈頭進行攔截攻擊。儘管如此,該系統的主要作用範圍依舊是大氣層內,距離真正的中段反導測試依舊有相當的距離。

  美國有兩洋作屏障,南北美洲也無其他強國,因此防禦重點自然在洲際導彈方面。在測試時,美軍一般會在中太平洋基地發射無核戰鬥部的洲際導彈,隨後搭載動能攔截彈的神盾艦或本土攔截彈發射基地進行攔截,其跨度動輒達到半個地球。而美軍的測試一般也是從西向東,比較符合假想敵導彈的來襲方向,甚至還會由此藉助地球自轉的原始速度。

  俄羅斯的經濟直接限制了其反導技術的提升,且中俄缺乏海外領地,無法模擬從西向東的導彈,因此模擬條件難以和美國相比。但美國自1999年以來的20次中段反導攔截測試中,有9次以失敗告終,儘管美國計劃在未來五年內增設數箇中段反導攔截陣地和動能攔截彈,但假想對手專門針對美軍反導陣地的增程高超音速武器則會成為美軍面對的又一巨大挑戰。

  2017年,有研究者指出美軍發射的靶彈一般只有簡單的拋物線飛行軌跡,而且技術人員還會在靶彈上增設特殊的訊號發生器,以便於攔截彈會由此準確跟蹤靶彈軌跡。此外,導彈的發射時間和位置座標資訊也會在演習前告知各跟蹤定位站,這就等於讓攔截難度繼續降低,但考慮美軍目前的攔截失誤率,其中段反導的實際效率也不禁讓人產生疑問。

  2018年中國完成第四次中段反導攔截任務後,美國就估測中國的靶彈可能是東風-21這種採用兩級固體發動機且上升速度很快的中程彈道導彈,該導彈也是同類中最難攔截的型號。而3年後的第五次攔截測試,靶彈甚至可能具有乘波體彈道!從這一點來看,中國甚至完全能攔截難度係數更大的洲際導彈,其測試技術含量無疑超過了美國。

  美國《外交學者》期刊曾表示,中國在近期的中段反導中使用的攔截彈是動能-3型,這也是中國最好的動能攔截彈。同時,中國還有其他可以在大氣層外攻擊洲際導彈和衛星的導彈,例如動能-2、紅旗-19和SC-19。這樣看來,說中國是唯一一個能在攔截洲際導彈水平上和美國平分秋色的國家,並不為過。

  中國中段反導水平的提升,動搖了美國的核打擊戰略

  數十年來,中國一直被美國視為重要假想敵,而美國的對華相關戰略更是以主動核打擊著稱,甚至就在新世紀後還篩選了大量中國大城市和工業/軍事/科研單位作為潛在目標,並打算為此在核戰第一天對其發射美國庫存的近三成核彈!然而隨著中國反導技術的全面提升,美國甚至徹底修改了這一多年不變的戰略,即不把對中國進行全面戰略打擊作為戰爭必選項。

  美國空軍戰略轟炸機數量(不足150架)已降低到歷史最低點,其中大部分都是B-52H和B-1B,如果讓它們攜帶核戰鬥部巡航導彈接近,同樣很容易被對方攔截擊落。中國反隱身雷達和多兵種一體化防空體系近年來得到極大發展,防禦密度遠超過當年蘇聯在東歐,因此即便B-2甚至B-21這樣的隱身戰略轟炸機,也很難順利接近而不被發現。

  據統計,美國戰略打擊力量的6-7成集中在戰略核潛艇方面,但隨著中國海軍逐漸徹底監控了東海並在南海獲得了很大主動權,因此美軍戰略核潛艇很難進入本就不適合自己活動的近大陸架海域。據計算,它們發射潛射洲際導彈後,中國依舊有至少半小時反應時間。而從美國本土發射的民兵-3洲際導彈抵達目標的時間,就會更長。

  截至目前,中國中段反導試驗取得了百分百的成功率,美國不可能對其視而不見,而這對美軍就意味著最後殺手鐧的威力也不斷縮水,甚至根本無法達到預定戰略威懾和實際打擊效果。另一方面,中國高超音速武器卻能在戰時迅速癱瘓第一和第二島鏈的美軍反導、防空和反潛體系,中國海基戰略核潛艇和陸基洲際導彈將由此極大提升自己對美國本土的威懾力。

  從這一點看,中國即便沒有花費鉅額財力物力盲目提升核彈數量,也在現有條件下讓自身戰略威懾力透過其他渠道迅速強化。這一切的關鍵環節,自然是中國中段反導能力的強大,試想對手看到對方的高超音速武器和洲際導彈的組合讓自己難以應付,而自己的核打擊卻能被對方有效攔截時,其戰略肯定要因此變化。所以,這次中段反導攔截成功的意義,絕不亞於福建號巨型航母的下水!

猜你喜歡
熱門閱讀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