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原因讓遣唐使在日本國內非常吃香,就算是不要命也要來唐朝

首頁 > 歷史 > 資訊正文

一個原因讓遣唐使在日本國內非常吃香,就算是不要命也要來唐朝

來源:兒童劫 釋出時間:2022-05-27 15:50

  導讀:說起遣唐使,相信絕大多數中國人和日本人都不陌生,這在中國的歷史課本上曾經著重的介紹,作為中日世代友好的證明,亦或者說,作為日本曾經不如我們中國,多次向中國學習的證明。客觀上說,日本遣唐使的作用非常大,經過一兩百年的學習,日本基本完成了國內的改革,讓日本的經濟、文化、藝術、制度等各方面都有了很大的提升,使得日本得以跟得上世界的腳步。

  公元668年,天治皇帝正式繼位。隋朝時期,日本政府會派遣使節出使中原。後來日本因隋末中原大亂而作罷。現在,他們會派人到中原學習,而這些使臣就是我們常說的遣唐使。如今,中外學者都認為,當時派往大唐的使節是為了求學而來的。他們想把大唐各方面的優勢帶回中國。在這裡,需要指出的是,當時日本人特別喜歡大唐的東西。即使是少數的經文,也會在中國引起廣泛的關注。但對駐唐使節在長安城的活動,連日本最完整的史書《續日本志》都沒有記載。那麼,國內有沒有相關記錄呢?那就更不可能了。

  史官的眼睛一直盯著唐朝朝廷,無暇顧及這些諸侯國的使臣。對於唐朝朝廷來說,這些使臣並不重要,因此沒有必要具體記錄他們的行動。不過,我們雖然沒有全面的史料,但根據兩國蒐集的文獻,也可以大致還原當時的情況,尤其是遣唐使臣的活動。據史料記載,日本共派出18批遣唐使臣,半數以上船隻順利抵達彼岸。18批派遣歷時264年,時間跨度長,使日本見證了唐朝由盛轉衰的過程。

  後來,菅原道真提出停止遣唐使臣。因為他們看到了唐末的亂局,認為那樣的中國已經不值得學習,從而結束了派遣使臣的歷史。在這18批派遣中,貢獻較大的是第7至第10批遣唐使。為什麼這麼說?在第七批遣唐使之前,日本派出的使團規模很小,不僅船隻不超過兩艘,人員也不超過100人。此外,日本人還嚐到了前幾批派遣的甜頭。因此,從第七批開始,他們打算增加派遣團的規模,讓日本多學點東西。到第九批出團時,日本共派出594人,是各批次出團人數最多的。這一數字,足足是白江口大戰前日本遣唐使節人數的三倍。

  公元764年,鑑真和尚東渡日本,向日本傳播佛教。但鑑真僧人東渡日本後,日本遣唐使臣的規模和人數迅速減少,出使的頻率也越來越低。顯然,他們的積極性並不高。那麼,為什麼會這樣呢?鑑真和尚東渡日本的前一年,唐朝內部的安史之亂剛剛平定,唐朝的老化狀態表現得淋漓盡致。當時各個藩鎮割據,朝廷只能竭力維持局面,難以再指揮天下。因此,日本政府考慮到這一問題,減少了特派團的規模和人數。

  對於唐朝來說,這些使臣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他們也沒有享受到任何優待。而且,遣唐使臣來大唐學習。他們的學費由朝廷翰林院負擔,但其他費用則需自理。他們的住宿條件很普通。如果他們想住進更好的客棧,他們需要自己掙錢。另外,這些人走在大街上並沒有什麼區別,可能只是口音的不同。

  下面,我們來討論下遣唐使活動的特點:一是日本政府對遣唐使成員免徵三年賦稅。要把唐使送到大洋彼岸,需要坐船。這次旅行非常危險。畢竟當時的導航技術和惡劣天氣的應對措施還不是那麼完善。因此,仍有許多船隻無法抵達彼岸。鑑於路途艱險,政府特別體諒這些人。也正因為如此,派遣唐使的活動在日本大受歡迎。

  在古代,日本生產力低下,連天皇一家都養活不了那麼多人。因此,在皇帝的家族中,只有皇子(未來的繼承人)可以留下來,其他皇子都有封地自食其力。另外,他們實行分封制不是傳統使然,也是生產力低下使然。皇帝家尚且如此,更何況普通百姓。老百姓一聽說可以三年免稅,就不高興了,爭先恐後地報名。

  第二,日本出使唐朝的使節會受到中原朝廷的嚴密監視。雖然日本政府聲稱他們是抱著和平友好的學習心態來的,但唐朝政府卻不以為然。唐政府覺得日本人主動前來,肯定另有目的。也就是說,在9世紀的日本遣唐使臣中,有一個和尚叫圓仁。他去過長安城,還出過一本關於這段旅程的書。書名《入唐求法記》。這本書曾記載,使團中有一位使臣在長安城買東西。他還沒來得及拿出錢,就在街上被頭兒逮捕了。那麼,為什麼會這麼快呢?這說明,任務周邊有很多監控眼,任務的一舉一動都會被報告。

  那麼,為什麼這些任務受到如此嚴密的監控呢?這大概與日本出使唐朝的初衷有關。日本的遣唐使自稱是小帝國的使者,並與其他國家一起,以“小中國”自居。然而,在唐朝統治者眼中,日本頂多是一個小諸侯國,他們卻敢自稱“小中國”。因此,在唐政府看來,他們是傲慢的。於是,唐政府處處提防他們,認為他們此行的目的並不簡單。

  不過,我們還是要肯定日本遣唐使的作用。正是他們的出現,極大地改善了日本政府與唐朝政府的關係,使他們能夠友好相處。在遣唐使臣中,有兩人非常有名。他們分別是濟北真北和阿部忠馬陸。這兩人在《續日本志》中也有提及:“臣傳唐朝學生之名,惟大臣,朝衡”。這裡的大臣指的是濟北真北,朝衡指的是阿倍仲麻呂。

  日本出使唐朝,至少在唐朝統治者看來,並不是一次友好訪問。事實上,日本一些遣唐使臣也曾在長安城下榻,其中就包括著名的阿倍仲麻呂。這些留在唐朝的日本人都很推崇大唐文化,希望能夠生活在這裡,不斷享受這種美好的生活。

猜你喜歡
熱門閱讀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