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務卿被曝有特殊背景,關鍵領域死死掐住美國命門

首頁 > 熱點 > 資訊正文

美國務卿被曝有特殊背景,關鍵領域死死掐住美國命門

來源:軍評陳光文 釋出時間:2022-05-13 09:01

  【導讀】俄烏戰事膠著難解,烏克蘭人民流離失所,歐洲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美國卻仍在千方百計拱火助戰。就在上週,美國領導人還要求國會批准一筆330億美元的“2022財年緊急補充資金”,其中高達204億美元將被用於對烏克蘭軍事和安全援助。美國為什麼熱衷“遞刀子”?因為“有票子”。

  據前五角大樓軍事分析師富蘭克林·斯平尼揭露,俄烏衝突爆發以來,美國軍工複合體在偷偷開香檳慶祝,只因他們在這場危機中迅速打通了三大銷路,賺得盆滿缽滿。

  銷路一:

  戰場軍售訂單激增

  截至目前,美國政府已經承諾向烏克蘭提供近30億美元軍事援助,主要用於向美國軍工企業採購“彈簧刀”無人機、鐳射制導火箭系統、“標槍”反坦克導彈、“毒刺”防空導彈等武器裝備。5月10日,美國國會眾議院透過一項總額近400億美元的援烏法案,其中約200億涉及軍事援助。這筆大單之豪氣,甚至考驗到了軍工企業的供貨能力。

  近日,美國國防部還召集八家主要軍工企業開會,請求他們開足馬力、加大生產,並提出向俄烏衝突地區長期供貨的方案。看來這筆戰爭財,美國不僅想賺得多,還想賺得久。

  銷路二:

  本土國防預算大漲

  借烏克蘭危機熱度,美國再推老套的“自由對抗暴政”敘事,臆造所謂“威權軸心”敵人,大幅重新整理國防預算紀錄。美國政府2023財年預算國防支出將高達8130億美元,五角大樓更是聲稱未來10年至少需要7.3萬億美元撥款。而這筆錢自然大部分會落入軍工複合體口袋。

  據美國國防部披露,2023年的國防預算支出將主要用於採購通用動力公司新型哥倫比亞級彈道導彈潛艇、格魯曼公司新型地基戰略威懾導彈等先進武器,並加大對波音、雷神和洛克希德・馬丁公司聯合研發“導彈防禦和挫敗”計劃、太空部隊天基導彈預警系統等專案的支援力度。

  銷路三:

  國際市場迅速擴張

  美國軍工企業視烏克蘭危機為“展銷”先進武器的最佳“櫥窗”,配合美國政府極力誇大,誘騙歐洲人自覺“剁手”下單。以德國為例,除了宣佈購買美國戰機外,還將額外撥款1000億歐元特殊預算,用以提升軍備。

  2017年至2021年,歐洲大幅增購美國武器,比上個5年增長19%,成為全球增幅最大的地區。隨著俄烏戰事不斷升級,這一勢頭恐將越來越猛。有機構預測,未來歐洲國家年度軍購規模可達3400億美元。憑美國軍火在歐洲一貫的好銷路,這筆錢大機率還是會被美國軍工企業賺去。

  

  六大套路,治得美國政府服服帖帖

  數十年來,美國手持“洗衣粉”,頭戴“白頭盔”,以種種莫須有罪名將戰火燒遍全球,收割無數戰爭暴利。然而,正如茨威格所言:所有命運饋贈的禮物,都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美國政府為戰爭生意付出的代價,就是將國家決策權拱手交到軍工複合體手中。多年來,軍火商們已形成六大套路來影響政府決策,把白宮變為任他們操縱的提線木偶。

  套路一:

  極力遊說

  對於財大氣粗的軍工企業來說,“鈔能力”無疑是最強勁的政治資本。據統計,全美活躍著4000多個軍工複合體的遊說集團。美國布朗大學研究發現,過去20年,美國軍工企業為影響國防政策投入的遊說費用高達25億美元。僅波音公司一家,1998年以來對美國政府的遊說費用就超過3億美元。

  除了砸錢,說客們還透過選票政治讓遊說物件乖乖就範。全美高達四分之一的就業崗位與軍工密切相關,議員們又不得不考慮選民們的飯碗。軍工產業把持著大量就業崗位,略施手段就可以煽動民眾趕政客下臺,又為自己添來一大籌碼。

  套路二:

  政商“旋轉”

  據統計,2014年至2019年,共有1718名美國國防部高官或者採購官員跳槽到軍火商門下。美國現任防長奧斯汀曾擔任駐伊拉克美軍司令,2016年退役後出任雷神公司董事會成員。前防長馬蒂斯曾為通用動力工作,另一位前防長埃斯珀則擔任過雷神公司負責政府關係的副總裁,前駐阿富汗美軍總指揮彼得雷烏斯更是兩家防務公司的董事會成員。

  “雙面人”見多了、“旋轉門”走順了,美國政要們的個人前途和利益早已離不開軍工企業,即使不算算眼前的好處,也要一面顧念舊情、一面未雨綢繆,為前東家或是潛在下家多開綠燈。

  

  套路三:

  政治獻金

  “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如今的美國政治將這句話的精髓演繹得淋漓盡致。美國大選套著“一人一票”的殼,自誇“民主典範”,但根子上早已完全淪為富人遊戲。每名候選人都背靠巨型財團,腳踩成山美金。2020年美國大選總成本接近140億美元,是2016年大選支出的兩倍多,成為美國曆史上最昂貴的政治選舉。

  美國軍工企業的背後都是金融財團,如加利福尼亞財團掌控著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第一花旗銀行財團掌控著波音公司,洛克菲勒財團掌控著馬丁・瑪麗埃塔和西屋電氣公司,摩根財團掌控著通用電氣、通用動力和格魯曼飛機公司,波士頓財團掌控著貝爾直升機和雷神公司,梅隆財團掌握著羅克韋爾公司。各大企業和財團又都是美總統大選和國會選舉的重要“金主”,提供政治獻金就這樣成為其影響美政策的重要手段。

  “吃人嘴短,拿人手軟”,當政客勝選上臺之後,自然要回饋獲得的鉅額政治獻金,從政策層面給幕後老闆提供應有的回報和幫助。美國的政治獻金傳統,將“合法腐敗”深深刻進了美國體制的骨子裡。

  

  套路四:

  扶植代理

  美國國會中存在著不少名稱“霸氣”的小團體,例如“聯合攻擊戰鬥機小組”“洲際彈道導彈聯盟”之流。他們為特定武器系統跑路要錢,代表著各自背後軍工企業的利益。國會能夠年復一年透過水漲船高的國防預算,背後少不了他們的奔波操勞。

  如今,“代理人”們開始爬向美國政壇更高層。拜登舉目四望,便會發現身邊要員幾乎都“師出同門”:諸如國務卿布林肯、國家情報總監海恩斯、助理防長拉特納、前任白宮發言人普薩基等政府核心成員均來自WestExec諮詢公司和美國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

  這兩家機構背後不是雷神、通用、波音等美軍工巨頭,就是軍工企業重要投資方松島資本。隨著這些代理人承擔的職務愈發重要,軍工複合體“攫取利益—扶植政客—挑起戰亂—攫取更多利益”的閉環效應也愈發完善。

  套路五:

  利益捆綁

  美國聯邦財政記錄顯示,國會至少47名議員及配偶持有總價值670萬美元的軍工企業股票。美國政客已經成為軍工集團的寄生蟲。

  政客之外,軍工複合體還將美國經濟牢牢綁在自家戰車上。美國軍工業與地方經濟高度捆綁,三成企業與軍工密不可分。特別是密歇根、俄亥俄和佛羅里達等軍工產業聚集州同時也是大選搖擺州,讓政府官員和國會議員更加得罪不起軍工複合體“地頭蛇”們。如果沒有了戰爭,軍工複合體反倒會成為美國財政的巨大負擔。美國就這樣被軍工複合體改造為一臺磨牙吮血的“戰爭機器”。

  

  套路六:

  操控輿論

  曾在美國國防部工作了26年的前政策分析師斯平尼稱,過去30多年,美國媒體、智庫、學界、情報官員等與軍工複合體沆瀣一氣、煽風點火,導致政府無法實施和平政策。

  憑藉販賣軍火收穫的橫財,軍工複合體豢養了一批所謂智庫專家。這批人專門炮製戰爭理論,鼓吹好戰政策,以此影響政府和國會、誤導公眾,意在實現戰爭的“可持續發展”。俄烏衝突爆發以來,他們成為了主張軍事援烏的生力軍,甚至叫囂支援烏克蘭軍隊和外國僱傭軍與俄羅斯打一場曠日持久的游擊戰,徹底拖垮俄方。

  美國不是沒有嘗過深陷阿富汗戰爭泥潭20年的不堪滋味,歐洲也不止一次有過成為大國對抗前線的痛苦記憶。這些所謂的專家學者,到底在為誰的利益說話,在為誰操弄輿論場?答案不言自明。對於軍工複合體這臺嗜血機器而言,續命關鍵是“沒有敵人,那就製造敵人”。美國正擺出與俄羅斯“戰鬥到最後一個烏克蘭人”的架勢,但鷹視狼顧的軍工複合體早已將目光投向大陸另一端,搜尋下一次戰端。

  洛克希德・馬丁公司CEO泰克萊特已毫不避諱地宣稱,拜登政府維持對華強硬政策將使美軍工企業長期受益。如今,美國和臺灣當局一唱一和“今日烏克蘭,明日臺灣”,背後的軍工複合體打的什麼算盤,一目瞭然。

  然而,“天欲令其亡,必先令其狂”,美臺玩火者必自灼自戕。對於中國而言,祖國統一是歷史的必然,是海內外全體中國人民的共同意志,是名副其實的“昭昭天命”。如若美國軍工複合體膽敢在臺灣問題上挑事造次,必將把美國拖入一場史無前例的戰爭災難,等待他們的只能是滅亡前的“最後晚餐”。

熱門閱讀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