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飛機洗手間拍內衣照遭開除,回應:已申請再審,就算被網暴也要發聲

首頁 > 熱點 > 資訊正文

空姐飛機洗手間拍內衣照遭開除,回應:已申請再審,就算被網暴也要發聲

來源:加盟網 釋出時間:2022-05-13 09:00

  【導讀】郭女士曾是南方航空公司的一名空姐。三年前,因在飛機洗手間內穿著內衣自拍發至朋友圈,她遭公司解僱,後郭女士不服,向法院起訴,今年2月14日,她與中國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的勞動爭議案終審判決。民事判決顯示,法院對郭女士在工作期間自拍宣傳的行為給予否定性評價,南方航空公司解除勞動合同的行為合法。郭女士告訴新聞,其在南方航空公司工作15年,表現優秀,事發時她任乘務長。自拍的行為系幫朋友宣傳,並無營利。且此案2019年至今已經過勞動仲裁、一審、二審,前兩次均確認公司解除勞動合同違法。“我不理解,為什麼現在結果變了……沒有人知道我經歷了什麼,真的很無助。”

  【1】自稱為感激朋友贈送內衣而自拍

  判決書顯示,郭女士於2005年入職南方航空公司,工作崗位為乘務員。2019年10月12日,她值勤的航班出現短暫延誤。航班限流等待期間,她發了一條朋友圈,圖片系自己在飛機上的洗手間穿內衣的自拍。文案稱:“飛機延誤了,我立刻來洗手間試試新品:裸感。體驗感:真的跟沒穿一樣,超級無敵舒服。這麼長時間一直穿的是**內衣,所以,我的胸型也升杯了……”

  “發出後沒多久我就清理了,沒想到被人截圖舉報。”她告訴新聞。2019年11月28日,南方航空公司向其發出《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郭女士自稱,當時所有旅客未登機,在休息期間,她為了感謝朋友贈送內衣,便在飛機上的洗手間內自拍,沒達到解除勞動合同的嚴重程度。

  於是,她向南方航空公司紀律檢查委員會申訴,請求南方航空公司撤銷解除勞動合同處罰決定,並繼續履行雙方勞動合同。次月,南方航空公司人力資源部作出答覆,稱郭女士在工作時間釋出不雅照片的行為確實對南航的品牌形象造成了負面影響,經客艙部研究,確屬嚴重違反公司規章制度的行為。

  【2】照片被指不雅、有違公序良俗

  2020年6月3日,郭女士向廣州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勞動仲裁,要求確認南方航空公司解除勞動合同行為違法無效。7月,仲裁委員會確認南方航空公司2019年11月28日作出解除與郭女士勞動合同的決定違法無效,南方航空公司一次性支付郭女士2019年11月23日至2020年7月10日的工資。

  郭女士、南方航空公司均不服仲裁裁決,起訴至廣州市白雲區法院。白雲區法院認為,郭女士的行為有失妥當,但尚不構成情節嚴重。南方航空公司據此解除勞動合同系過度行使內部管理權,屬違法。一審後,郭女士服從一審判決,南方航空公司向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南方航空公司指出,郭女士當班飛機並非停飛,而是航班延遲起飛,仍屬於工作時間內。其行為不只是發朋友圈玩手機的行為,是到洗手間更換衣物拍照、修圖、加水印及發朋友圈一系列行為,對航空安全、公司形象、內部管理上造成的巨大的不良影響。郭女士在工作時間內從事私人事務,不顧安全責任,嚴重影響飛行安全。

  郭女士答辯稱,自拍行為時發生在集體休息時間,並非工作期間。且行為是幫朋友宣傳,並無營利活動,事後也沒有廣泛傳播,並沒有造成南方航空公司聲譽上的不良影響。公司指控她行為影響了飛行安全無依據。廣州中院判定,南方航空公司作為負責人民群眾出行安全的特殊企業,對影響飛行安全的行為持“零容忍”的態度具有合理性。郭女士作為有15年工齡的乘務長,更加應當認識到在朋友圈釋出不雅照片對南方航空公司形象、航空安全聲譽、對公序良俗造成的負面影響。

  “故南方航空公司認為郭某在值勤期內釋出自拍不雅照的行為構成嚴重違反規章制度具有合理性,其據此解除勞動關係,是南方航空公司依法行使管理權的體現,應認定為合法解除。”法院判決書提到。對話當事人。

  【1】已申請再審

  新聞:對於判決結果有什麼想說的,是否會申訴?

  郭女士:我不理解,已經向廣東高院申請再審,省高院已經受理,具體的開庭時間還沒有定,我的律師團隊在有序推進了。

  新聞:法院提到,飛機作為高精密的運輸工具,每一位機組成員怠於履行職責的行為都有可能導致最終造成無可挽回的損失和災難。你怎麼理解?

  郭女士:對空乘而言,飛行安全高於一切的,從專業角度來講,的確可以這麼說。飛機狀態停止,未通知旅客登機,不涉及安全方面,這個說辭沒有依據,我不服,況且當時解除勞動合同中提及的兩點,1.為航司造成巨大且惡劣影響,2.從事私人事務,並沒有提出涉及到任何安全方面的理由。

  新聞:作為乘務長,主要的工作內容是?

  郭女士:保證飛機上的安全和服務,分排任務給乘務員。在機上服務,民航一般都規定了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我覺得我對這方面是很專業也很熟練的,不然也不會工作到乘務長級別。

  【2】答應幫朋友宣傳

  新聞:南航指控你是為經營銷售內衣所作出的商品廣告宣傳行為,你怎麼看待?

  郭女士:空姐的行規是不能私下從事商業活動,但也確實有同行私下做代購,當廣告模特。雖然我宣傳這件內衣,但我從業15年確實沒從事銷售活動。

  新聞:發這條朋友圈之前有沒有想過不妥?

  郭女士:案件還在辦理過程中,我暫時不能公佈朋友圈截圖。說實話我真不覺得那張圖有什麼不正常,圖是以前拍的,發出來就是為了感謝朋友贈送內衣。

  新聞:朋友當時怎麼請你宣傳?

  郭女士:內衣是一個微商朋友送我的,我也收下來了。之後她就說你覺得好就幫忙宣傳一下品牌,我覺得穿著舒適,就答應了,說有時間就幫忙宣傳。

  【3】發文10分鐘後刪除

  新聞:你有多少好友,這條朋友圈設定分組可見嗎?

  郭女士:我當時有上千好友,能看到這條朋友圈的,可能也就一百多。公司說閱讀量及資訊傳播速度已經可以達到廣泛傳播,給乘務員隊伍帶來巨大的消極影響。至今,各大網站都沒有我這張圖。可我就是個普通人,普通地發一個朋友圈,不明白“廣泛傳播”是怎麼被定義的。

  新聞:為啥發10分鐘之後又刪除?

  郭女士:我有定期清理朋友圈的習慣,不是說只是單獨去刪除這一條。因為當時飛機還沒起飛,我沒事就在清理自己的朋友圈,覺得不想留著哪條,就刪掉了。

  新聞:公司提出當時還是執勤期間,當時其他同事在做什麼?

  郭女士:飛機由於延誤,處於停止狀態,旅客沒有上飛機,當時飛機上是沒有任何客人的,其他的同事也在玩手機、做自己的事情。

  【4】15年來都是全勤

  新聞:什麼時候得知自己被人截圖舉報?

  郭女士:過了一個星期左右,工會通知我去找領導談話,那時候才得知的。我平時工作很認真,每年都會拿到一些證書和獎狀,包括旅客的表揚信。同事們對我的為人和工作都是肯定的,可能我引起別人嫉妒吧。現在我都不知道是誰截圖,也不想把舉報者找出來。

  新聞:被舉報後,你受到了哪些影響?

  郭女士:最直接的就是工作丟了。我熱愛空乘職業,享受每一次把旅客安全送達時他們對自己的認可,15年來都是全勤,沒有遲到或者漏飛,我願意終身從事飛行工作。現在非常迷茫,還沒有找新的工作。朋友也因為這個事情感到內疚吧,後面我們很少聯絡。

  我也看到網上一些輿論對空乘群體很不友好,也看到有人搜尋出我的名字,還有人為了博流量亂放一些空姐穿制服的照片。我接觸這樣的訊息之後,已經連續幾日失眠,我很心寒,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值得別人用這麼嚴厲且誇張的手段來評判。

  新聞:家人怎麼看待?

  郭女士:家人認為解除勞動合同等於判死刑,從航司提出解除勞動合同的三點來看,屬於用權過度。他們一直陪著我,也支援我,幫我分析問題,安慰我想開一點。不論最終結果如何,對我已經造成的心理創傷是無法彌補的了,我希望透過自己據理力爭,幫助到更多的弱勢勞動者。

熱門閱讀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