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似老糊塗的太后烏雅氏,才是當中隱藏最深的權術高手

首頁 > 歷史

看似老糊塗的太后烏雅氏,才是當中隱藏最深的權術高手

來源:夢玲星濤 釋出時間:2024-05-31 10:11

  【導讀】在《雍正王朝》中,可謂是高手如雲,不管是帝王,還是臣子,亦或者民間的一個小女子,都有著超凡的智慧。可以說,能在這部劇中生存下來,沒有點本事,沒有點心機,不耍點權謀,根本就活不到第二集。而且,這個理論不僅僅適用於男性,對於劇中出場的眾多女子,也同樣適用。

  今天我們要談的便是劇中地位最高,出場歲數最大,也是爭議最大的一個女子,她就是康熙朝的德妃,雍正朝的皇太后烏雅氏。貌似她每次出場都是糊里糊塗的,最後還害了自己,害了兒子。但是,在刷了好幾遍電視劇之後,我才赫然發現,她才是全劇中隱藏最深的高手。

  一、

  《雍正王朝》這部電視劇,畢竟是以雍正皇帝為主角,演繹了他策劃奪取皇位,坐穩皇位,並推行改革的事蹟。

  所以,在康熙朝的君臣鬥爭,相對就少了些,自然也就不會涉及或者少涉及後宮之爭了。

  雖說劇中沒有具體闡述康熙朝後宮的爭鬥,但不妨礙我們透過劇中的隻言片語。或者是某個動作,某個眼神,亦或者某個場景來推斷,康熙帝的後宮爭鬥,其實也非常精彩。

  《甄嬛傳》大家都看過吧,那裡面的皇太后烏雅氏,跟這個烏雅氏可是同一個人哦。這可是前朝的宮鬥冠軍,後朝的王者甄嬛,在她面前也就是個小學生。她不僅在康熙後宮中,鬥敗了眾多競爭對手,順利上位。還在雍正朝聯合皇后,又是算計年妃,又是陷害甄嬛的,忙的不亦樂乎。

  對!

  在《雍正王朝》中,太后烏雅氏,同樣在康熙朝的後宮脫穎而出,又在雍正帝算計年妃。

  烏雅氏在康熙朝被封皇貴妃,這可是康熙晚期後宮中,地位最高的冊封了,雖然康熙帝曾經冊封過三任皇后,兩個貴妃。但是,到了劇中這個時間,這幾位都已經不在世了。也就是說,德妃被冊封皇貴妃,已經是後宮裡地位最高的一個。

  當然,歷史上康熙帝到了後期再沒有冊封過皇后和貴妃,其後宮地位最高的乃四大妃。分別是老大胤禔的生母惠妃、老九胤禟的生母宜妃、老四胤禛的生母德妃和老三胤祉的生母榮妃。

  二、

  這四大妃不僅都活到了雍正帝即位,而且個個都育有皇子,並且這些皇子還都具備奪嫡的實力。

  所以,明面上,這些皇子們為了皇位爭的你死我活。暗面上,他們的生母在後宮也是沒閒著,為了兒子,一個個也都使出了渾身解數。

  當然,九子奪嫡嘛,自然不會只有四大妃的兒子參與,只不過其他具備奪嫡實力的皇子們,生母卻不夠爭氣,都沒有活過康熙帝。比如太子胤礽的生母孝誠仁皇后赫舍里氏、老八胤禩的生母良妃衛氏、老十胤誐的生母溫僖貴妃鈕祜祿氏,以及老十三胤祥的生母敬敏皇貴妃章佳氏。

  在劇中,康熙帝的四大妃,除了榮妃以外,其餘三位都有露面,或者在人物對話中有所體現。

  至於榮妃為什麼沒有出現,我(楊角風)覺得,還是原著作者二月河的問題。畢竟在前一部《康熙王朝》中,榮妃(劇中叫容妃)先是因為私自會見藍齊格格,被剝奪了皇貴妃身份。後又因為一廢太子胤礽的時候,她搬出老祖宗遺旨,力保太子。結果被康熙帝所不容,再加上慧妃在一旁煽風點火,於是榮妃被判定假傳孝莊懿旨,貶成了常在。

  再後來,又因放走了紅玉,終於讓一向寵愛她的康熙帝受不了了,頒佈其三大罪狀,貶出了後宮,去刷了馬桶:

  “一、抗旨干政,二、私縱紅玉,三、褻瀆聖上,著剝奪所有尊容銜位,逐出後宮,交宗人府為奴,欽此。”

  三、

  如此一來,德妃的競爭對手僅剩兩位,一個是老大胤禔的生母惠妃,一個是老九胤禟的生母宜妃。

  要知道慧妃排在四大妃之首,也是實際掌管後宮的人,宜妃的地位也排在德妃之前,且十分受康熙帝寵愛。那麼德妃何德何能,怎麼就“壓過”了這兩位,成了皇貴妃呢?

  德妃嘛,顧名思義,以德服人,她能成為康熙四大妃之一,實力絕不是蓋的!

  烏雅氏是以內務府宮女子身份入宮,地位低微,以至於後來即位的雍正帝都要給她打掩飾:

  “本朝舊族,創世名家!”

  或許正是因為地位低微,才養成了烏雅氏謹小慎微的做事習慣,再加上其肚子相當爭氣,一口氣生了三兒三女。這種超凡的生育能力,放在歷史上任何一個朝代,都能幹掉一大片。

  說句題外話,有著八賢王美譽的老八胤禩,為什麼沒能奪得皇位啊?

  其中一條很重要的原因,便是他的八福晉不能生育,還是後來納了個妾,才有了一根獨苗皇子,能不能活到成年都得打個問號。而一個朝代能延續下去,最重要的便是子嗣問題,康熙帝尤其看重這一點,後來的同治帝、光緒帝、宣統帝就是反例。

  所以,康熙帝除非腦袋被驢踢了,才會真把皇位傳給號稱有德之人的老八胤禩。若是沒有皇種延續的觀念在裡面,那康熙帝還不如傳給大太監李德全呢,好歹他名字裡也有個“德”字!

  四、

  所以,德妃,所依靠的“德”,便是她生育的這三兒三女了,這也是她的立身之本。

  畢竟康熙帝的後宮如此“多嬌”,能接連寵幸德妃,還能讓她生下六個孩子,從某個層面上講,也確實有過人之處。

  在《雍正王朝》劇中,德妃烏雅氏第一次出場,是在兒子老十四胤禵闖了禍之後,帶著他去向康熙帝請罪。

  事實上,德妃烏雅氏平時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謹遵婦道,很少去麻煩康熙帝。在她過壽的時候,老四胤禛帶著老十四胤禵前去祝壽,就能看出一二來。

  當時,她坐在簾子後面,承受兄弟倆的跪拜,等結束了後,馬上下了一條命令:

  “小胖子,把這勞什簾子給我攏起來,方才是怕有客,他們兩個是我腸子裡爬出來的,沒的裝神弄鬼做什麼?”

  這也說明,她平時謹遵祖制,不越禮,不逾制。畢竟,對她這個歲數的女人來講,一道簾子沒什麼作用,但卻可以擋住很多不必要的麻煩和議論。

  而且,這是在自己宮裡,面對的還是自己的親兒子,她都要走這麼一道流程。末了,跟這兩個兒子談話,也是句句嚴守祖制,處處以軍國大事為先。足可見其在後宮生存,有多麼小心,又有多麼明智了。

  所以,在太子胤礽復立的關鍵時刻,老十四胤禵跟老十三胤祥在大殿前打架。為此還頂撞了康熙帝,並把老爺子氣得要拔劍砍了這不孝子,一時急火攻心,病倒了。身在後宮的德妃烏雅氏,得知情況後,迅速做了一個決定。

  五、

  俗話說,老將出馬,一個頂倆,若沒有德妃的這一番精彩表現,老十四胤禵這裡真的很難獲得康熙帝的原諒。

  要知道,當天惹康熙帝不高興的,並非老十四胤禵一個人。還有老八胤禩、老九胤禟和老十胤誐呢。而守在康熙帝身邊,坐他旁邊並不停抽泣的便是宜妃,老九胤禟的生母。在劇中稱呼郭妃,是因為她是郭絡羅氏,故稱郭妃,也是當時最受寵的一個。

  當然,宜妃前來伺候康熙帝,又是捶背,又是端茶倒水的,也有求情的成分在裡面。

  畢竟這種事,她也不是第一次幹了,還記得老四胤禛去揚州籌款賑災的時候,李德全在皇宮追的那條小狗不?

  對,就是宜妃(郭妃)的狗!

  李德全可是不離皇上左右的,他能跑出來追狗,還說了一句:

  “這可是郭妃主子的寶貝,一眼沒瞧好就跑院子裡來了!”

  這恰恰說明,當時的康熙帝正跟宜妃在一起呢,可是,那是白天,康熙帝還要接見大不列顛使臣,還要召見尚書房大臣們。所以,這個時間點,不可能是康熙帝找宜妃,只能是宜妃來找康熙帝。

  而且隨後康熙帝跟太子和尚書房大臣們討論老四胤禛的事,那就說明,宜妃並不是過來求情,而是告狀的。顯然,人家德妃就沒這種擔心,反而讓康熙帝更加放心。

  但是,這一次跟以往不同,因為康熙帝病倒了,性質就變了。

  六、

  在場的這麼多皇子,真正下跪請罪的,只有老四胤禛和老十四胤禵,其中老十四還被捆了起來。

  而且,德妃一上來就主動把罪過往自己頭上攬,說自己沒有教育好這兩個孩子。老十四胤禵也按照早就對好的臺詞,直接下跪磕頭,要以死謝罪。

  同樣是兒子犯錯,宜妃只會矯情,靠捶背送茶,向康熙帝撒嬌博同情。而人家德妃,則擺出一副錯了的態度,一個勁認錯,認罰。關鍵是,其他犯錯的皇子,沒事人一樣站在外屋。人家德妃的兩個兒子,卻一直跪在門外,孰優孰劣,一看便知。

  德妃也確實聰明,先是認錯認罰,然後便開始一個勁的哭……

  這一招太狠了,康熙帝能說啥,總不能真把這母子倆,外加一個老四胤禛處死吧?

  所以,康熙帝閉上眼睛,思考了一番後,下達了兩條聖旨,算是給前來求情的德妃和宜妃一個交代:

  一是對宜妃的交代,這次舉薦新太子的事,除了佟國維外,其餘人等一概不再追究。這就等於是,老八胤禩、老九胤禟和老十胤誐的罪過,都一筆勾銷了。

  二是對德妃的交代,鑑於她生了這麼兩個好兒子,決定封她為皇貴妃!

  當然,康熙帝這樣安排,自然有他的道理在裡面。這方面的解讀,咱們以前已經詳細講過,主要還是因為康熙帝忌憚八爺黨勢力,從而做了一種平衡手段罷了。

  但是,畢竟受封的是德妃,若她的所作所為沒有得到皇上認可,就算兒子再優秀,也是白搭。

  七、

  所以,當這個冊封命令下達之後,不僅老四胤禛驚訝萬分,連伺候康熙帝的宜妃眼珠子都快轉出來了,一臉不相信的樣子。

  就算德妃烏雅氏受封皇貴妃,人家也一點都沒有恃寵而驕,依然老實本分的在後宮生存。看看她過壽的時候,收的那一屋子賀禮,就能看出,此人的人緣相當不錯。

  反觀其他嬪妃就不行了,因為老大胤禔被永久圈禁,導致其生母惠妃的地位一落千丈。乃至於過壽的時候,連個前去祝賀的人都沒有,哦,也不是一個沒有,德妃烏雅氏是唯一一個。

  關於這一點,她在過壽的時候,還特意跟老四胤禛和老十四胤禵講了:

  “前不久,大阿哥的生母納蘭娘娘六十整壽,竟沒有一個人過去叩壽,還是我過去陪她說了半天話!”

  大家猜一下,康熙帝會不會看到呢?

  所以,人家德妃,有錯就改,有功不自傲,平易近人,一向以低姿態行事,且不落井下石。這才是她在康熙後宮,能持續受寵,又沒有樹那麼多敵人的原因所在。

  即使後來,人家都當上皇太后了,在康熙帝的靈柩前,依然排到宜妃的後面。老八胤禩也確實壞,在老十四胤禵大鬧靈堂之際,故意衝宜妃講:

  “列位皇太妃,十四弟這種哭法,既傷了身體,又壞了禮法,太妃們都是長輩,求你們出面勸勸他!”

  八、

  這時候,宜妃才突然反應過來,急忙跪到後面去了:

  “德姐姐,我不是有意的,今兒這事,你做主吧!”

  是啊,論身份,人家德妃是老十四胤禵的生母,理應由她來管。論地位,人家是先帝立的皇貴妃,如今雍正帝的生母,大清的皇太后,比皇太妃地位要高的多。

  可想而知,如果當時的宜妃頭腦一熱,真就接了老八胤禩的話茬,去勸老十四胤禵,後果不堪設想。

  我(楊角風)嚴重懷疑,太后烏雅氏遲遲不接受雍正帝的冊封,故意穿皇太妃的衣服,就有迷惑其他皇太妃的意思在裡面。就是故意讓那些皇太妃們犯忌諱,以便在日後,以此為由,痛下殺手。

  畢竟,她可是前朝的宮鬥冠軍,祖制這一塊一直嚴格遵守,怎麼到雍正帝即位後,就老糊塗了呢?

  事實上,宜妃日後被雍正帝整,就是太后烏雅氏給的理由:

  “宜妃母妃見朕時,氣度竟與皇太后相似,全然不知國體。”

  當然,太后烏雅氏遲遲不願意接受冊封,另外一個原因便是,她想拿捏雍正帝。之所以會這樣,主要還是因為之前舉薦大將軍王的事,讓她一時接受不了現實。

  是啊,當時的朝野幾乎達成了一個共識,那就是,誰當上這個大將軍王,誰就是未來的皇上。不僅眾臣這麼認為,連老十四胤禵和德妃烏雅氏也這樣認為:

  “那天你對我說,要舉薦你十四弟出任大將軍王,問我放不放心,那時候我心裡好喜歡。”

  九、

  所以,當老四胤禛提出自己要舉薦十四弟當大將軍時,烏雅氏很高興,她想當然的認為,老四等同於把皇位讓了出去。

  當然,太后烏雅氏也不是死腦筋,一條道兒走到黑,等她發現事實無法逆轉之後,也就接受了這個現實。為此,她還多次勸老十四胤禵,讓他不要這麼針對雍正帝:

  “不是額娘說你,你那個脾氣得改改,對你四哥也要多讓讓,有些話我也好同他說。”

  她之所以要這麼勸老十四胤禵,主要還是為了跟雍正帝交鋒,事實上,她後面跟雍正帝的幾次交鋒,都展現了其卓越的談判技巧,實乃辯論高手一枚。

  比如西北戰事再起,雍正帝既沒有選擇老十四胤禵,也沒有選擇老十三胤祥,而是選擇了年羹堯之後。太后烏雅氏就特意把雍正帝叫過來談話,這輪談論,可謂高手對決。

  這次召見,太后烏雅氏特意選擇快吃飯的時間,就是為了讓雍正帝看到自己的飲食有多簡單。這一點,雍正帝也確實看到了,怕自己誤了孝道,特意訓斥了一頓太監“小胖子”。

  隨後,又拿自己的病說事,說看到你們倆這麼孝順,她的病也就好了。

  有了這個“孝順”的帽子扣到了雍正帝頭上,後面再談判,那效果就好的多了。

  可惜,太后烏雅氏剛跟雍正帝追憶了一遍往事,還沒等提請求呢,雍正帝就打斷了其話語。先是說太后累了,要休息了,隨後更是放下狠話:

  “太后,祖宗有家法,後宮不能幹政!”

  十、

  事後,我們知道,太后烏雅氏要求雍正帝的事,無外乎給老十四胤禵指婚罷了,根本就不是國事。

  可太后為什麼要繞這麼大一個圈子說呢?

  這就是她的高明之處,先是給雍正帝扣上“孝順”的帽子,隨後貌似要提一個不可能實現的請求。但轉過來,突然就降低了標準,提了一個簡單點的請求。

  這倒讓我想起一個笑話,有個女孩考試沒考好,擔心被父親打罵。於是跟父親說自己吸毒、濫交、還借高利貸等等,就在父親即將崩潰之際,突然拿出了那張不及格的試卷。

  太后烏雅氏就是這樣想的,但凡雍正帝是個正常的皇帝,自然不會拒絕太后的請求。畢竟老十四胤禵要娶喬引娣的事,無傷大雅,皇上一句話的事。換別人,這麼一個緩解兄弟和母子關係的好機會,自然大辦特辦,皇兄親自操辦弟弟的婚事。

  可惜,他偏偏不按套路出牌,人家別的皇帝喊太后都是“皇額娘”,他直接來一句:

  “孩兒請太后就不要再說了!”

  太后烏雅氏在雍正帝面前吃癟,並不是她的權謀不夠深,而是遇到了這麼個六親不認,水火不侵的冷麵王皇帝,實在沒轍。

  如果太后烏雅氏地下有知,得知老十四胤禵的愛人喬引娣,後來被雍正帝擄走了,並強行霸佔以後,估計都得氣的詐屍。

  當然,太后烏雅氏也不會這麼快認輸,她還是透過自己的病,小贏了一局。

  十一、

  年羹堯被撤掉大將軍職務之後,太后烏雅氏的生命也即將走到盡頭,於是派人去找雍正帝:

  “皇上,太后的病又犯了,這會兒急著要見您呢!”

  等到雍正帝到了太后烏雅氏身邊後,她掙扎著要坐起來,並點名找年妃:

  “你給我出去,出去……”

  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太后有病,妃嬪們自然都得前去伺候,更何況身為皇貴妃的年秋月。可是,年妃伺候了這麼多次,都沒有被趕走過。這一次,為什麼卻當著雍正帝的面,非要趕走本來沒做過錯事的她,讓她難堪呢?

  這就是太后烏雅氏的高明之處,先是透過此舉表明對年羹堯的痛恨,在此基礎上才有了下面的談判。

  當然,談判之前,她還將其他嬪妃支了出去,屋子裡只剩下她跟雍正帝。隨後表明,不管你再高高在上,也是從她腸子裡生出來的,是兒子,打虎還靠親兄弟。隨後又批評了當初雍正帝不願意聽自己多講,非要重用年羹堯,現在為難了吧?

  這樣一來,負罪感,愧疚感全都給扣到了雍正帝頭上,讓他處於無理的地步,有話都難講出口。

  可咱們的皇上,從來不按套路出牌啊,太后烏雅氏都快死了,都哀求他:

  “不要打斷我,我要說……”

  可惜,雍正帝還是打斷了她,直接找老十四胤禵理論去了……

  要知道太后烏雅氏之所以用自己的死,來跟雍正帝玩臨終談判,就是為了保全老十四胤禵。可惜,雍正帝不吃這一套,任由她在床上“皇上”、“皇上”的叫,壓根就不再看一眼。甚至還拿老十四胤禵不守孝道來懲罰他,完全反著太后的意思來……

  你以為太后烏雅氏就這樣含恨西去了?

  並沒有,臨終前她還特意留下一道懿旨,專門針對年秋月的:

  “太后臨終前講了,不想再見你,你迴避一下!”

  靈堂之上,雍正帝自然也不好發話,事後,年秋月就是這樣抑鬱寡歡,重病而去,臨終前還給了雍正帝致命一擊:

  “告訴鄔先生,我,我先走了……”

  你為了權力,為了皇位,老孃不要,兄弟不要,下屬不要,老婆也不要,後來兒子都不要了,你註定是一個孤家寡人!

  太后烏雅氏絕對是頂級高手,只可惜遇到了不按套路出牌,且連名聲都不要的雍正帝,嗚呼哀哉。

上一篇:透過多智慧體... 下一篇:"野心勃勃"的...
猜你喜歡
熱門閱讀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