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潰!高顏值女孩整形後很“後悔”,花光8萬元積蓄“還變醜了”

首頁 > 社會 > 資訊正文

崩潰!高顏值女孩整形後很“後悔”,花光8萬元積蓄“還變醜了”

來源:趣味的歷史 釋出時間:2021-11-25 18:10

  【導讀】兩次手術花光8萬元積蓄,“結果還變醜了”高顏值女孩整形後很“後悔”。

  小丹第一次手術美容整形前(左)與美容整形後(右)的面部對比。(本人提供)

  “花錢變美,結果還變醜了。”顏值自評80分的小丹,大學畢業後積攢8萬元進行美容整形,經過兩次手術後,越來越覺得沒臉見人,把社交減到了最少。近日,小丹接受記者採訪談起整形經歷時,滿腦子都是“後悔”。

  進行美容整形之前的小丹。(本人提供)

  “花錢變美,結果還變醜了”

  上大學時,身邊的朋友都說小丹像某位香港演員,要是在五官上“動一下”就更像了。小丹一直覺得自己的鼻頭太大,縮小一點會更顯精緻。她還想將自己的單眼皮弄成雙眼皮,這樣與那位港星就更像了。一天,大學室友動了一個整形小手術後,小丹也躍躍欲試,無奈囊中羞澀,家人也不支援,只好作罷。

  “人跟人接觸的第一感覺是看臉,是重要的第一印象。”小丹希望大學畢業後攢足了錢再進行整形。

  大學畢業工作後,小丹終於攢足了整形的手術費用。“導醫說手術就是睡一覺的事,我就想著動一次刀不容易,不如一次到位。”思來想去,小丹增加了“開眼角”和“自體脂肪填充面頰”的整形專案,這樣看起來面部更加飽滿一點。經“朋友的朋友”介紹,小丹最後挑選了一位韓國醫生主刀,在武漢一家美容醫院做了整形手術。

  小丹簽下5萬元的手術協議後興奮不已,期待第二天鏡子中的自己就是想要的面龐。手術後,小丹被鏡子中的自己嚇了一跳:眼角附近有疤痕,一隻雙眼皮脫落為單眼皮,手術後鼻頭增生,沒有出現期待的精緻。

  “花錢變美,結果還變醜了。”小丹索性辭職在家休養了一段時間。經過數次交涉,今年2月,美容醫院同意給小丹做“返修手術”,但需要再支付3萬元費用。

  考慮再三後,小丹拿出了自己最後的積蓄,做了第二次手術。結果更大的問題來了,小丹發現自己睡覺時眼睛沒辦法完全閉合,而且乾澀難忍,視力也有所下降。鼻子也有點歪斜,填充物清晰可見,面部脂肪填充也顯得不平。

  身高1.63米、體重90多斤的小丹,原先一直覺得自己的顏值即便不整形也可以打80分。第二次手術後,小丹越來越覺得自己沒臉見人,把社交減到最少,偶爾出門也要戴上帽子,即便與記者見面時也把帽簷壓得低低的,試圖遮住眼部疤痕。

  “朋友的朋友”是美容醫托

  小丹大學的專業是珠寶設計,審美鑑美是基本的專業素養。小丹對自己的穿衣打扮一向在意,但現在再也提不起興致,滿腦子都是“後悔”。“手術沒有任何痛苦,睡一覺就成了。”“朋友的朋友”一一化解了小丹的疑惑。小丹後來得知給她介紹美容醫生的“朋友的朋友”是一名美容醫托。小丹上手術檯前試圖與韓國醫生交流,說了一堆要達到的美容效果的話,對方只是點頭說“嗯”“沒問題”“很簡單”。後來,小丹才知道這位韓國醫生不會說中文。

  一名職業醫托告訴記者,面對面的美容整形營銷主要針對親朋好友,量比較小。現在美容整形營銷主要靠網路平臺。這位職業醫托說,哪怕你只留下隻言片語,他們也會窮追不捨。“無論是誰,做美容手術前都要去網上做功課,這些人群就是營銷重點,轉化率相當高,效果很好。”

  記者以想做美鼻手術為名登入某紅書,不一會兒一位網名為“美唄諮詢顧問仙仙”的人員馬上與記者搭話。“想做鼻部整形?”“住哪裡?”一番寒暄後,對方讓記者填一張表,還特意囑咐手機號不能錯。隨後,對方說,已將記者的求醫資訊發給了武漢鼻部整形最好的四家美容醫院。很快,四家美容醫院的美容顧問便給記者打來電話,先後發來鼻部整形案例、價格、醫生等資訊,事後還不停給記者打電話進行推銷。

  長期在醫療美容行業工作的任遠解釋,記者遭遇的營銷方式屬於“大資料網上引流”,推薦的四家醫院若一家成交,“美唄諮詢顧問仙仙”便可獲得30%左右的提成。任遠透露,線下醫托提成一般可以達到50%到60%。一般鼻部整形費用不會超過1.8萬元,小丹的美容開銷一半進了醫托的腰包。任遠表示,當時給小丹做手術的是一家美容門診,而不是美容醫院,這就是醫托不停向小丹推薦韓國醫生而不是醫療機構的原因。

  任遠介紹,美容門診、美容診所、美容醫院之間差別很大。美容門診實力不強,兩個醫生就可以,沒有急救室。美容診所實力更差,一個醫生就可以開張營業。一般鼻部綜合整形應該去美容醫院而不是美容診所。

  有人從美容失敗中看到商機

  艾瑞諮詢釋出的《2020年中國醫療美容行業洞察白皮書》顯示,2019年中國醫美市場規模達到1769億元,增速為22.22%,預計到2023年市場規模將達到3115億元。醫美行業到底有多賺錢?年報顯示,主營“美容針”的愛美客公司2020年淨利潤增長43.93%,其中佔主營收入的兩大產品“溶液類注射產品”“凝膠類注射產品”毛利率分別為92.85%和92.27%。

  “最極端的美容案例,有醫托可以提成80%。”任遠透露,美容播主在年輕人心中的影響力越來越大,也引得美容機構主動尋求合作。如某高校的一名女生,自己整形成功後從中看出商機,索性開了各種影片號當起美容播主,吸引了大量粉絲,一年下來掙了百萬元。“從客戶角度看,美容手術失敗率佔到40%,其實不一定是醫學的失敗,更多的是美學的失敗。”任遠認為,醫療美容中醫療技術佔到50%,美學設計佔到50%,否則做不好美容手術。正是從眾多美容整形失敗中看到商機,90後女孩張子聰去年成立了武漢顏面美容諮詢服務有限公司,專門教人如何選醫院、如何選美容醫生、如何砍價。

  “因為有容貌焦慮作祟,有人就會不分青紅皂白予以相信。”張子聰介紹,其實健身播主不收腹一樣可以看到小肚子,美妝播主不修圖臉上一樣存在瑕疵。很可笑的是有些美容營銷人員提供給客戶的案例很多是假圖片、假案例。

  從小愛美的張子聰,創業動機來自親朋好友的美容整形失敗經歷。她稱,由於醫生少、需求大,有醫療機構以所謂名醫名師、專業醫療資質等作為噱頭,甚至透過虛構、誇大醫生資歷、醫療機構資質榮譽等方式,給消費者以服務品質很有保證的假象。

  張子聰已為400名客戶找到了適合自己的美容機構,並指導了全國各地上百名美容客戶進行維權。“我們不僅跟客戶簽約保障美容效果,還能節省15%的費用,每一個美容步驟都給客戶把關,讓愛美女生少走彎路。”

  自然和自信的美勝過外在的美

  談起為何要進行美容整形的初衷,小丹坦言:“雖然自己活潑開朗,長相也不錯,但人無完人,總希望自己更完美一點。”這其實是一種容貌焦慮。今年3月,“中青校媒”釋出一項調查顯示,有59.03%的大學生存在一定程度的容貌焦慮。還有美容機構將容貌出眾與“高素質”“成功”等不當關聯,助推了年輕人的容貌焦慮。“很多人並不適合美容手術,尤其是完美主義者。”武漢大學發展與教育心理研究所所長戴正清教授之前就留意到美容機構對顧客不加甄別的現象。戴正清曾當面跟美容機構進行溝通,希望手術前給客戶做一個評估,排除心理上不太適合的美容手術者,尤其是完美主義者。但出於經濟利益考慮,沒有一家美容機構聽從他的建議。

  美容機構也向戴正清反饋,確實有人反覆做幾次甚至幾十次美容整形手術,但是他們依然沒有拒絕客戶的手術要求。戴正清分析,青年人容貌焦慮有對自己長相、出身,甚至性別缺乏認同的原因,也有影片主播透過美容、美顏、美妝處理容貌後帶來的影響。另外,社會競爭壓力也加劇了容貌焦慮。在戴正清看來,一個人給自己容貌打七八十分已經很不錯了,要多關注內心的強大而不是外在形象,人的性格和氣質可以彌補外貌的不足。

  “容貌焦慮或者美容手術失敗導致抑鬱的案例比較多。”武漢市精神衛生中心心理創傷科主任張淑芳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容貌焦慮只是一種焦慮情緒並非心理疾病。張淑芳建議,緩解容貌焦慮首先要學會自我減壓。每個人的容貌都是獨一無二的,也並非十全十美。容貌並不代表一切,不要過於糾結缺點,要能接納自己不完美的一面。“自然和自信的美超過了外在的美,一個心情好的人,從內到外都透著光,這是自信和自然的美,不是美容機構能夠給予的。”

猜你喜歡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