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祭出“毒丸計劃”應對惡意收購:寧願自損一千也要換你八百

首頁 > 財經 > 資訊正文

瑞幸祭出“毒丸計劃”應對惡意收購:寧願自損一千也要換你八百

來源:車風雲 釋出時間:2021-10-20 09:21

  【導讀】10月15日,瑞幸釋出公告稱,將實施股權攤薄反收購措施,以應對此前出現的針對公司的惡意收購行為,也就是俗稱的“毒丸計劃”。

  按照公告內容,這份權益計劃如果被觸發,將會顯著稀釋收購方的所有權。瑞幸董事會認為,這份股東權益計劃將會是董事會履行受託責任,幫助瑞幸股東實現長期投資價值的有效行動方案。

  自從造假事件之後,創始人陸正耀被迫出走,公司從納斯達克退市,褪去了所有光環的瑞幸,試圖一點一點恢復正軌。推出新品、慢慢實現盈利,又逐步與投資者和解,一切都顯現出切割過去、不斷向好的態勢。

  但問題是,在陸正耀出走後,瑞幸的管理層一直都不是同心同德的存在,高管之間的分歧和爭鬥始終未曾停止過。

  這一次,誰又盯上了瑞幸,瑞幸的毒丸,又要反擊誰呢?

  誰盯上了瑞幸?

  毒丸計劃,又名股權攤薄反收購措施,是公司面臨外界帶有惡意的收購時,拉攏自己的支持者予以反擊的措施。

  常見的具體操作是,公司管理層會允許支援自己的一方以大幅低於市場價的價格購買公司股票,來降低目標公司的收購吸引力。

  這樣一來,雙方的所有權都會被大大稀釋,如果惡意收購方想要達到控制公司的目的,就必須付出更高額的代價。

  盯上瑞幸的收購方,最近的一個傳言是張文中的物美。

  有訊息稱,物美創始人張文中旗下的關聯主體正在與中金、巴克萊和摩根士丹利等陸正耀債權方企業接洽,提出收購正在被執行清盤程式的瑞幸咖啡股權的訴求。

  此外,一家名為中國光實國際投資有限公司也以陸正耀“關聯方”的名義與上述債權方接洽,欲全面收購前述瑞幸咖啡股權。截至目前,兩則訊息均未被物美、瑞幸兩方核實。

  儘管如此,但創始人陸正耀與現任CEO郭謹一之間的矛盾,已經廣為人知。

  今年1月6日,一封指控瑞幸咖啡董事長郭謹一貪汙腐敗,清洗和控制採購體系人員的聯名信在網上流傳開來。這封聯名信末尾附有瑞幸咖啡7位副總裁、多位總監和分公司經理的紅手印。瑞幸內部人士證實了聯名信的存在。

  同日,郭謹一發布一封致內部全員信,指出舉報信是在1月3日由陸正耀、錢治亞等組織並主持起草,部分當事員工不明真相,被裹挾簽字,表明自己“和舊勢力徹底切割! 保持團結、透明、合規!這符合絕大多數愛崗敬業瑞幸人的利益。”

  真相很快到來。2月17日,瑞幸咖啡釋出調查報告稱,“沒有發現任何證據證明郭謹一存在請願信中所指控的不當行為。”,第二天,瑞倖進行了組織架構調整,部分簽署聯名信的高管被調任。事後,郭謹一等高管還獲得了相應股權激勵。

  這一次風波,實際上是為了爭奪對瑞幸的控制權。因為根據2020年12月釋出的《臨時清盤人向開曼法院提交的第一份報告》,瑞幸的現金流和盈利資料都已經較為可觀。

  另外,2020年12月,瑞幸咖啡同意支付1.875億美元(約合12億元人民幣)與提出訴訟的投資者達成和解。2021年9月,公司與美國集體訴訟的原告代表簽署了1.875億美元的和解意向書。這個金額低於市場預期,也反映出投資者對瑞幸的看好。

  瑞幸重新站起來了,自然有人打起了迴歸的心思,哪怕無法獲得掌控權,也能分一杯羹。

  IPG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柏文喜在互動平臺上對《鳳凰WEEKLY財經》記者表示:“造假管理層對於企業有著最深刻的理解以及對前景的堅定信心,加之企業已經盈利,原管理層想要回歸的心情是自然而然的。”

  但問題是,這一切的向好態勢,看起來都像是在陸正耀等人因造假事件被迫退出後,現任CEO郭謹一努力帶來的功勞。

  財務造假事件發生之前,瑞幸的骨幹大多是陸正耀從神州汽車帶過來的高管。CEO錢治亞、COO劉劍、CGO楊飛、副總裁郭謹一都是神州系人物。其中,郭謹一曾是陸正耀的助理。

  毒丸計劃,是瑞幸的一個禦敵之策,但柏文喜同時認為:“原管理層迴歸後會對瑞幸的經營發展乃至市場信心都會產生積極的影響,但他們留給資本市場的汙點記憶也同樣難以抹去。”

  瑞幸還有多少價值?

  2020年4月財務造假事件後,瑞幸已經撐過了18個月。

  18個月,既是瑞幸從誕生到上市的時間,也是瑞幸從造假風波中重生至今的時間。

  說“撐”,或許有些小看瑞幸了。據Tech星球報道,今年5月、6月,瑞幸咖啡已經連續實現整體盈利兩個月,金額在數千萬元。

  其實早在去年,瑞幸的發展就已見好。瑞幸咖啡在廈門召開的2020年中全國會議中披露,截至2020年7月,瑞幸單店現金流已實現轉正。12月,瑞幸公佈的《臨時清盤人向開曼法院提交的第一份報告》顯示,瑞幸大約63%的門店已經實現盈利。

  這樣看來,瑞幸雖然暫時失去了投資者的信任,但是沒有失去消費者的喜愛。

  北京南山投資創始人周運南認為,財務造假事件主要影響的是在美股的投資者,更多的消費者只關注其產品質量和服務質量,而不太關注資本市場上的事件,因此這也給了瑞幸改過的機會。

  這點在瑞幸被曝財務造假之初就有體現。當時瑞幸市值暴跌近7成,線上的股價一片慘淡,而線下的情況則是門店爆滿,瑞幸用於點單的App和小程式因單量過多崩潰。

  儘管這其中不乏擔心瑞幸被迫關張,手中的優惠券變成一把廢紙而前來“搶救性消費”的人群,但這畢竟給了瑞幸繼續在業務上撐下去的空間。

  並且,瑞幸也在不斷地推出新品,其中不乏爆品生椰拿鐵。據瑞幸官方微博資料,生椰系列產品單月銷量超1000萬杯,創下新品銷量最高紀錄。據每日人物報道,在2021年上半年,瑞幸就推出了約50款新品。瑞幸產品更新迭代的速度極快,在口感方面也收穫了大部分消費者的認可。

  況且對比起星巴克均價30一杯的價格來說,瑞幸早期10元左右的均價具有很大的優勢。即便經過造假風波後上調,瑞幸咖啡均價也為20元左右,如果進入了瑞幸的區域微信群,還能夠收到不少優惠券,一杯咖啡到手通常只需要十幾元,比市面上不少咖啡的價格都低。

  從企業的層面上看,瑞幸也轉變了策略,從全面擴張改為針對性擴張,從客戶拉新轉變為經營私域流量,提高使用者的留存率。

  擴張策略的改變,能夠從瑞幸門店數量上看得到。瑞幸新公佈的2019年財報資料顯示,2018年到2019年,瑞幸自營店數量從2073家飆升至4507家,增長超一倍。

  而瑞幸2020的財報顯示,2020年年底,瑞幸擁有3929家自營店,874家加盟店。一年過去,瑞星門店數量不增反減,瑞幸並非沒有開新店,而是關停了經營利潤不好的店,在更具有盈利空間的地區進行擴張。

  此外,《臨時清盤人向開曼法院提交的第一份報告》稱,到2023年,瑞幸咖啡希望擁有4800-6900家自營店,與瑞幸2019年提出的要在2021年開店1萬家的目標相距甚遠。也反映出,如今的瑞幸已經不是那個著急忙慌擴大地盤的瑞幸,而是在養精蓄銳。

  透過早期的瘋狂擴張和虧本拉新,建立起自己的護城河,這也是瑞幸不倒的一個關鍵因素。

  據36氪統計,截至2021年4月,目前中國大陸地區主要咖啡連鎖品牌中,瑞幸咖啡的門店數量可以排在第二。而瑞幸官網資料顯示,瑞幸總門店數量已經超過5300家。

  另一個方面,瑞幸的優惠券從3折變成5折的消費策略也顯示,瑞幸也不再以拉新為主要目標。

  進入瑞幸門店後,經瑞幸員工推薦,消費者可以掃描店內二維碼進入瑞幸的優惠群,群內會定時傳送優惠券。

  瑞幸透過這樣的方式留下使用者,並且經營鞏固起自己的私域流量。

  如今的瑞幸,誰是首功?

  財經評論員王赤坤將瑞幸評價為“網際網路的優等生,消費品類的先進生”。

  根據瑞幸咖啡2020年財報,2020年,瑞幸咖啡實現淨收入為37億元,同比增長33.3%,虧損為56億元,但虧損包括了24.1億人民幣的和解準備金,除去這部分,實際淨虧損約為32億元。

  2019年,瑞幸的淨虧損為37.12億元。2020年在疫情影響下,瑞幸的實際淨虧損還在縮小。

  而且,瑞幸還有錢可以支援它繼續嘗試。瑞幸財報顯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瑞幸的現金和現金等價物價值為48億。此前有媒體報道,接近瑞幸內部的人士透露,瑞幸賬上還有90億的資金。

  柏文喜表示,瑞幸的商業模式是建立在網際網路思維上的連鎖快消模式,具有規模效應正迴圈與快消品的強需求、高頻率優勢和市場基礎不斷擴大與行業成長的可持續性。

  但問題是,如今的功勞,究竟該歸功於創始人陸正耀,還是該歸功於現任CEO郭謹一?

  財務造假事件後,瑞幸董事會重組,原高管錢治亞、劉劍因被查出參與造假而被終止職務,2020年7月14日,瑞幸宣佈陸正耀不再擔任董事會成員。

  而今年年初的內鬥事件中也可以看得出,陸正耀原來的“門徒”郭謹一也和陸正耀有了衝突,站在了他的對立面,成為被攻擊的人。

  財經評論員王赤坤認為,創始人陸正耀能夠佔據95%的功勞。在他看來,瑞幸發展到今天,證明了創始人陸正耀在賽道選擇、時機選擇、設計、資本運作和風險處置上是成功的,他為瑞幸打造了一個合適的商業模式和盈利模式。“陸正耀直接塑造了瑞幸的基因,角色不能替換,CEO只是在既定路線上落實,角色能夠替換。”

  不過,董事會中代表大鉦資本的黎輝、代表愉悅資本的劉二海在造假事件發生後,已經站到了現任管理層一方,投資人的穩定,成為瑞幸咖啡沒有在財務造假事件之後“雪上加霜”的關鍵因素。而且,2021年4月瑞幸獲得的新一輪融資,仍然是由大鉦資本、愉悅資本領投。

  根據當時的訊息,瑞幸表示,計劃利用融資來完成最近公司和可轉債持有人達成的重組計劃,以及履行與美國證監會達成的和解協議。5月,債務重組完成,瑞幸在業務收縮和債務重組中終於能喘口氣。

  對於現任管理層與陸正耀之間的關係,《鳳凰WEEKLY財經》記者10月19日向瑞幸咖啡發出採訪請求,截至發稿,未獲回覆。

  雖然陸正耀暫時失去了瑞幸,但是資本的夢想還有得做。他帶走一大批舊部,操辦起餐飲專案趣小面。媒體近期報道,趣小面估值達10億元,單店估值4000萬,比兩家和府撈麵的估值還高。

  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打造出一個高估值的餐飲品牌,顯示出陸正耀創業策略還是一貫的激進。

  易觀分析研究中心高階分析師李應濤曾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從神州租車到神州優車再到瑞幸咖啡,陸正耀的打法如出一轍:“找準賽道+資本加持+規模擴張+快速變現”四部曲。更籠統地說,是分為兩步:“快速贏得市場+快速變現”。

  王赤坤對《鳳凰WEEKLY財經》記者表示,陸正耀所採取的打法是眾多創業大佬的打法,而陸正耀賽道找得更準、資本加持更強、規模擴張更快、快速變現更厲害。瑞幸能夠存續是建立在原有基礎上的。

  不過,他也提到,瑞幸已經不具備原來的發展環境,難以回到之前快速發展的軌道上。

猜你喜歡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