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回酒店脫衣倒頭就睡 第二天床前一幕讓她嚇壞了

首頁 > 社會 > 資訊正文

美女回酒店脫衣倒頭就睡 第二天床前一幕讓她嚇壞了

來源:中國綿陽新聞網 釋出時間:2021-08-12 17:07

  【導讀】餘女士入住了杭州一家酒店,她說10月24號下午一點多,她正在房間裡午睡,一名男子用密碼開鎖闖了進來,把她給嚇到了。

  餘女士:“昨天大概一點多左右,我還在家睡覺,因為前天我跟朋友聚會喝多了,在家睡覺也沒起來,然後突然有人闖進我的家裡,就是我現在住的鉑驪酒店,當時我是就個人隱私,我是沒穿衣服在房間睡覺的,突然闖進個男的,直接開我的門。”餘女士入住的是杭州鉑驪七宿酒店,她說自己第一時間就報了警,民警趕到後,酒店方給出的說法是。餘女士:“是一個掃地的阿姨,把密碼告訴別人,然後就直接進去了,我不知道,酒店裡面給他密碼,我就莫名其妙,你們為什麼對一個陌生人,把密碼給別人呢。”

  杭州鉑驪七宿酒店管理有限公司 徐老闆:“給你免除一天房費是可以的,因為我昨天也從派出所瞭解過,首先你們兩個是認識的。”餘女士:“(那個男的是什麼人)這個男的是我一個普通朋友(這個普通的朋友為什麼,要這麼做)他說他的衣服前兩天,他之前也是在鉑驪酒店住過,他的東西放在前臺,前幾天拿了之後就放在我家去洗(他事先有沒有跟你聯絡過)聯絡了,打我電話,我沒有接,我在睡覺 (那那個男的進來之後,有沒有做什麼)他沒有做什麼,他是站在旁邊,他說,哦,你在家啊。”

 

  杭州鉑驪七宿酒店管理有限公司 徐老闆:“因為那個男的表現得很著急,所以說從我們這邊密碼給到他(誰給他密碼的)我們這邊保潔。”記者也找當事保潔阿姨瞭解了情況。杭州鉑驪七宿酒店 保潔阿姨:“當時我在旁邊拐彎處的一個屋子裡打掃衛生, 一個帥哥過來,他說,姐,姐,給我開一下門,我把鑰匙鎖在家裡了,我有急事,快點開一下門,我要拿東西,快點快點,我說,你住在C17嗎?他說,是呀,我跟我女朋友,長期住在那裡,他這樣說,我也一時疏忽,我也沒過去給他開門,我就直接把密碼告訴他了。”

  餘女士表示,那名男子只是普通朋友,但酒店保潔阿姨說,男子告訴她,自己和餘女士是情侶關係,這才把房間密碼告訴了對方。為了確認保潔阿姨的說法,餘女士當場撥通了那位朋友的手機。餘女士的朋友:“我東西在裡面(什麼東西)衣服(放在她裡面洗是吧)對的(那你進入一個女孩子的房間,是不是要取得她的同意的)哎呀,我衣服沒得穿了嘛,人家前天晚上喝完酒了,聯絡不上,那你說我要不要進去,你不要找我的問題,你直接去找酒店的問題,我是她朋友,進去也算名正言順,你去問酒店,酒店給我號碼嘛(是誰告訴你房間密碼的)大媽,大媽,大媽,掛了,掛了。”

 

  餘女士的這位朋友匆匆結束通話了電話,也沒解釋自己是不是跟保潔阿姨說過餘女士是自己女朋友的事。對這件事,酒店方面認為,當時男子能清楚地說出餘女士的名字、房號,連住了幾天都一清二楚,作為保潔阿姨,的確很難區分兩人之間究竟是普通朋友還是男女朋友。餘女士:“別人說是女朋友,你們這個新換的保潔大姐,她是沒有見過,你們之前給我天天打掃的,包括你們前臺的小姑娘 ,誰沒見過我男朋友,我住了大半個月,就這兩天我男朋友回老家, 有事了他才走的。”

  杭州鉑驪七宿酒店 保潔阿姨:“(那這個男的,你以前有沒有見過)我沒見過(那你有沒有向前臺核實一下)我沒有(我覺得這個事情,你可以讓他找前臺)他說他去前臺了,前臺沒人。”杭州鉑驪七宿酒店 前臺:“我們前臺24小時都有人在的(那如果客人以鑰匙,鎖在房間裡為理由的話,一般來說也應該找你們前臺)對,是的。”

 

  酒店的徐老闆認為,在這件事情當中,酒店方面雖有過失,但並無大錯,作為補償,他們願意免除餘女士兩天的房費。杭州鉑驪七宿酒店管理有限公司 徐老闆:“就是說房費我們給你免兩天,這是我們最大的一個那個(餘女士:房費我不需要你們免)因為昨天派出所也過來,處理過,東西也確實是從你房間裡拿走了(記者:什麼東西)行李,衣服,這個東西我們就不多說了。”

  餘女士:“這個問題是別人從我房間拿怎麼樣,但你為什麼要把密碼給別人開我的門,你想想其中的後果是什麼,如果你給他密碼,這個人不是我朋友,如果是一個陌生的男人,我該怎麼辦呢。”杭州鉑驪七宿酒店管理有限公司 徐老闆:“剛才我也聽過她的訴求了,數額也太大了。”餘女士:“(那現場你的訴求是什麼)我要你們在網上公開道歉,我不需要你們賠一分錢(徐老闆:可以的,我可以給你道歉)你給我發文去道歉去,好不好(可以的,我們可以給你出一個文字上的道歉。)”

 

  隨後,前臺在一張白紙上手寫了這樣一段文字:“由於我們工作上的失誤,將這位美女客戶的房間密碼洩露給她的朋友,給她帶來不便,出此書面向她道歉”,徐老闆在上面簽了字,然後就離開了。餘女士:“你們這叫洩露客人的隱私知道嗎,這不叫工作的失誤,這叫隨隨便便洩露客人的隱私,而且你們就這樣隨便寫一下,我沒辦法接受的。”

  杭州鉑驪七宿酒店 前臺:“我們只能說洩露了這個房間的密碼,給到了你的朋友,不能說是你的隱私(餘女士:我的朋友只有我知道 你的阿姨知道嗎,她不知道吧,對不對)你看,我們再這樣爭執的話,就回到了事情的原來,又要從頭再捋一遍事情的原委經過(那你寫啊,寫道歉啊)。”經過溝通,最後酒店前臺按餘女士的要求,重新寫了一份書面道歉,落款寫上了酒店的名字,這次餘女士接受了。

猜你喜歡
熱門閱讀
同類推薦